极速赛车-杭州赛车游戏生活网
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搜索
查看: 100|回复: 0

芬兰手机游戏公司Fingersoft专访

[复制链接]

21

主题

21

帖子

97

积分

管理员

Rank: 9Rank: 9Rank: 9

积分
97
发表于 2019-6-10 17:41:47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  2012年11月8日,一款名叫《Hill Climb Racing》(《登山赛车》)的赛车竞技类游戏悄悄上架苹果App Store。它很苗条,体型区区17MB,放在新品不断涌现的应用商店,犹如一粒小石子掉进太平洋。它很土冒,没有华丽场面和劲爆音效,,谁都能甩它几条街。它简直是款“多无产品”:无知名IP,无复杂剧情,无联网机制,连苹果游戏中心都不支持……媒体宣传就更别奢望了,它安静得像一个忘记哭闹的孩子,似乎一出生就准备去死。
  但作为该游戏开发商,芬兰工作室Fingersoft创始人托尼·费恩格雷斯(Toni Fingeroos)口气却大得出奇。“在安卓平台,《登山赛车》十分成功,击败了Rovio同期发布的《Bad Piggies》,成为美国、英国和德国等13个国家游戏下载榜冠军。”彼时他说。“我们期待游戏在iOS平台取得同样的成功。”
  话里话外多少有些抱Rovio大腿之嫌,但事实证明,托尼·费恩格雷斯自信有理。在亮相iOS平台短短一周后,《登山赛车》下载量即突破150万次(日均20万),荣膺美国区Appstore免费游戏下载冠军。

  更妙的是,纵然移动游戏平台竞争日趋激烈,这款单机游戏的流行却非昙花一现:据安卓应用统计机构据显示,今年5月19日,《登山赛车》在Google Play下载量突破5000万次。估计,《登山赛车》iOS版本每日活跃用户(DAU)51.2万,新增安装3.1万次,日均收入24706美元。
  这个出生时不哭不闹的孩子,小日子过得渐渐滋润起来。制作《登山赛车》时,托尼·费恩雷格斯孤军奋战,而今天,Fingersoft拥有11名员工,除《登山赛车》之外,还代理发行了TribleFlame休闲游戏《Benji Bananas》——迄今为止,其双平台下载量已逾2000万次。
  听上去又是个“一夜成名”的烂俗故事,但Fingersoft一路走到今天,颇似《登山赛车》中主角冒险之旅,充满颠簸与迂回。2004年,托尼·费恩雷格斯参与一款面向诺基亚机型的J2ME移动游戏的开发,却以失败告终;同年,他注册成立了Fingersoft工作室。2004-2011年间,他先后在多家公司担任软件工程师,还曾参与一款PS3游戏研发项目,但那款传说中的游戏从未发布。2011年底,托尼·费恩雷格斯决定将所有精力投入Fingersoft,但该工作室打响招牌,依靠的却是开发摄影应用……直到2012年9月,他终于有了制作移动游戏的冲动。
  “过去这些年,我在参加多款不同游戏的开发项目后,决定尝试2D物理游戏的制作。”托尼告诉记者。“很快,我发现模拟车辆爬山的游戏体验很有趣,所以将更多精力投入其中,最终制作了《登山赛车》。”

  “从萌生初始想法,到推出游戏的安卓版本,我大概用了3个月时间。在游戏制作阶段,绝大多数日子里我每天工作16个小时。我从朋友那里搜集大量反馈,并在(基于反馈)做出改动后,让其他朋友试玩,确保每个玩家在第一次体验时就会爱上它。”托尼如是回忆。整个过程中,他遇到过很多困难,安卓系统的碎片化首当其冲。“由于市面上有很多不同类型的安卓设备,我很难确保游戏在所有设备上都能正常运行。有时我也很难定夺落实哪些功能,放弃哪些功能,因为资源有限,公司只有我一个人。”
  资源有限?这说法太轻描淡写。Superell创始人埃卡·潘纳宁曾说:“在移动游戏圈,公司小即是大”,但一支游戏开发团队小到只有一个人,着实鲜见。托尼·费恩雷格斯或许很羡慕《愤怒的小鸟》12人开发组,《CSR赛车》5人创业军,《王国保卫战》3人基友团,或者《神庙逃亡》夫妻2人档。但他别无选择。他是Fingersoft唯一的游戏设计师、UI专家、美术总监、QA主管、市场营销大师、工程主管、数据分析顾问、盈利专家……托尼既当爹又当妈,在那3个月里,《登山赛车》就是他的唯一。
  幸运的是,这个新生儿颇受玩家宠爱。当移动游戏之争日益规模化、军团化,各厂商为更高水准的游戏画面、音效,更复杂机制、社交元素及更有效的盈利机制投入重兵时,《登山赛车》如一阵清新的风,以简单但新鲜、有趣,充满技巧性的玩法,迅速席卷全球。
  当《登山赛车》在Google Play一炮打响之后,Fingersoft用最短时间推出了游戏的iOS版本。其间,Teemu Nrhi加盟该工作室,成为与托尼·费恩雷格斯并肩作战的第一人。“Teemu是我的一位好友,我们曾经共事多年。”托尼说,“他帮助我将游戏移植到iOS平台。”在苹果App store,它登上美国区免费游戏下载排行榜巅峰只用了7天。
  《登山赛车》的魔力究竟是什么?这是一款名为赛车,实则玩法另类的技巧小游戏,游戏机制和操作都很简单,却偏偏令人无法罢手。游戏内设乡村、沙漠、高速公路、月球等地形场景,你可以根据每种场景的特点,选择摩托、赛车、坦克等交通工具,挑战更远的距离,并在此过程中收集金币,利用金币为交通工具的各项属性升级……从画面、音效、剧情等层面来看,《登山赛车》显然无法媲美大厂作品,但创意独特是其取胜之道。玩家需要这样的游戏来打发时光,而托尼·费恩雷格斯的软件开发技巧与多年经验,确保他成功将创意付诸实践。
  托尼说,Fingersoft没有为《登山赛车》的营销花1毛钱,但其摄影应用曾积累大量用户,有助于增加游戏下载量。随着Fingersoft用户基数进一步扩大,托尼更倾向于未来自行发布游戏——而非寻求第三方代理发行。
  一切似乎都很美。但在我看来,游戏设计的一项重大失误,却可能成为Fingersoft继续前行的绊脚石。免费游戏常有两种类型的虚拟货币:软通货与硬通货,玩家可以在游戏中收集软货币,硬通货则需要花钱购买。这是很多游戏的生财之道。但《登山赛车》简单到游戏内只有一种金币,偏偏这种金币很容易获取。“您有没有想过IAP设计是否合理?”我几乎是在质问托尼·费恩雷格斯。“玩家不需要怎么费劲就能收集很多金币。这会不会降低他们的付费可能性?”
  “这是一款免费游戏,我们希望玩家不花钱就能玩儿。换句话说,我们不会强迫用户购买任何道具。”托尼想了想,回答道。“这有可能影响每次下载的收入,但我想,这也是游戏下载次数如此多的原因之一。”据他介绍,《登山赛车》目前60%收入来自游戏内道具,40%来自广告。
  2012年底,随着《登山赛车》大获成功,Fingersoft也摇身一变,从名不见经传的小工作室,跻身芬兰三大移动游戏开发商之列。同年某日苹果Appstore排行榜上,出现了十分有趣的一幕:《愤怒的小鸟:星球大战》系付费应用头名,《Clash of Clans》荣膺畅销冠军,而《登山赛车》则豪取免费游戏榜榜首席位。
  芬兰移动游戏产业强势崛起,已成为世界关注的焦点。原因?国际彭博社曾发表评论称,芬兰游戏行业正以每年57%的速度增长,教育体制和政府支持,是该国移动游戏热潮兴起的动力。2010年,美国《新闻周刊》通过调研发现,芬兰被评为全世界最宜居国度,其教育系统被公认为全球第一。芬兰移动游戏工作室Grand Cru首席执行官马库斯·帕索拉指出,“芬兰政府和其投资机构TEKES(芬兰国家技术创新局),为我们提供了很多支持。”

  我将这个问题抛给托尼·费恩雷格斯,他的回答简练务实。“芬兰有很多科技人才,作为软件工程师,我们通过接受教育,或效力许多成功企业,投入大量时间发展我们的技能。”托尼说。“开发游戏是件很好玩儿的事情,我们享受这个过程。芬兰政府也通过教育和咨询等形式,给予游戏产业支持。另外,芬兰游戏从业者心态开放,大家愿意共同努力,分享经验。”
  例子?Rovio首席营销官彼得·斯特巴卡和Supercell创始人潘纳宁无偿向创业者提供指导。Supercell今年6月在芬兰首都赫尔辛基举办免费游戏峰会,邀请全球移动游戏厂商交流观点,更与心态相对保守的日本游戏公司GungHo达成了交叉推广协议。
  与Rovio或Supercell相比,Fingersoft仍处于起步阶段。托尼·费恩雷格斯并不急于冒进——《登山赛车》从创意出炉到制作完成,只用了3个月时间,随后他的人马便全力投入第二款游戏开发。在他设计的蓝图中,Fingersoft将“致力于制作一系列受人们信任和喜爱的游戏,成为一家值得世人信赖的游戏公司。”
  对于中国市场,托尼也有野心。他告诉我,Fingersoft《登山赛车》不会推出专门的中国版,但很有可能添加适合中国市场的内容,并让其他国家版本也都包含相同内容。他希望中国玩家继续享受游戏,并承诺Fingersoft将竭尽所能,面向中国市场推出更多产品。而从长远来看,托尼说,“要想达到这样的目标,我们需要寻找一家精通中国市场的搭档。”他承认已经有中国公司向他提出合作意向,但拒绝透露公司姓名。
  考虑到中国移动游戏行业现状与西方国家的种种不同,这应是合乎逻辑的选择。就好比玉树临风如基努里维斯,要打进中国市场,也得笼络一个面慈腹黑的太极侠。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发表回复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